專欄

山葉啟示錄:Maverick Vinales的鞠躬盡瘁與YZR-M1的癥結

Phillip Island的轉倒之後,Maverick Vinales臉上滿是可惜,但卻沒有過去任何一場DNF看到的無奈與愁容。在這幾年中,你很常可以聽到YAMAHA的車手們總是會強調某幾個分站賽道「很適合我們的車子」,但你卻很少聽到Marc Marquez提到這點,八屆世界冠軍總是會說在某些賽道上的某些車手「總是很快」。

Maverick Vinales在Phillip Island賽道上摔車。

這是差別之一,也是為什麼Maverick Vinales會在最後一圈的最後一個計時段,在Lukey Heights下坡時會採取一點也不像他過去穩健步調的大膽冒險風格──當過去的一線廠隊如今只能在對自家賽車有利的賽道上,在賽事末段中使出洪荒之力來阻止Marc Marquez的制霸時,不免也讓人感到唏噓。Maverick必須得這麼做,因為比起年度積分,在Phillip Island上,去年拿下分站冠軍的Maverick Vinales眼裡可容不下就這麼放掉Marquez,自己屈居第二名的頭銜。

這其中有好多地方可以來細細品味,澳洲賽道總是這麼迷人且刺激,當今賽事中,在周末你能咬著Marc Marquez不放,就有很大的機率可以擠進頒獎台的席次,更遑論是在Marc面前領跑的機會更是渺茫的可以。YAMAHA有兩位車手有這個能耐──Maverick Vinales與Fabio Quartararo。

當今YAMAHA陣中能與Marc Marquez匹敵的車手,Quartararo是其中之一。

這也攸關到未來YAMAHA廠隊在佈局車手陣容時一項很重要的指標。我並非否定Valentino Rossi的實力,這位40歲義大利車手在賽車開發上依然很有水準,不過時間是相當殘酷的,Rossi的合約年走到2020年,據他自己向海外媒體表示,會根據2020年的前幾場分站表現來決定未來是否繼續留在場上的重要評估。

也因此,YAMAHA必須要考慮到未來賽車的開發與成績。而就目前陣容來看,Maverick Vinales絕對是不能放掉的頂級車手之一,打開2019年的比賽內容,截至目前共17場賽事,一次分站冠軍,六次頒獎台紀錄,四次退賽,其中三次都是掃到颱風尾,也就是說,在Phillip Island的冒險嘗試失敗,也僅僅只是這位24歲西班牙車手在今年的第一次因為自己失誤而轉倒退賽。

2020年YAMAHA必須相當倚重Vinales與Quartararo的戰力。

論穩定性,目前的Maverick 是要比 Valentino Rossi與其他YAMAHA車手要高上許多。而未來Vinales也有很大的機會被其他車廠開出更誘人的合約價格拉走,假設SUZUKI又開始對這位當年陣中的猛將眉來眼去,又或者對於Dovizioso的耐心逐漸流逝的DUCATI,這些因素對YAMAHA而言絕對都是正面衝擊。

而Fabio Quartararo亦同。20歲的大有可為,獨立車隊與資歷尚淺的便宜價碼,2019年最佳年度新秀當之無愧之外,我相信各家車廠也在暗潮洶湧地覬覦這位「大物新秀」。

Quartararo與當年還在Tech 3的Zarco有某些相似之處。

其實就我的觀點來看,Fabio與Johann Zarco有些相似之處,但又不盡相同。首先,YZR-M1絕對會是MotoGP初出茅廬的最佳武器。Inline 4引擎搭配彎中相當柔韌的車架設計,對於Jorge Lorenzo、Johann Zarco與Fabio Quartararo這種油門操控細膩,且在彎中速度極高的騎乘技巧流派的車手而言,YZR-M1可為讓這群車手如魚得水一般的自在。

但近幾年YZR-M1卻始終苦於極速問題的泥沼中,當Desmosedici GP與RC213V在大直道上尚可以互抓對方的Slipstream,並且利用尾速延伸來做進彎前的戰略手段,而YZR-M1卻在大直路中段開始直接一個被海放到看不到車尾燈,彎中討回0.05,直路直接吐回去0.1秒的大賠本生意,這幾年的YAMAHA倒是做不少。

以目前YAMAHA陣容來說,Maverick Vinales是能幫車隊拿下勝利的車手。

尾速與出彎加速絕對會是2020年YZR-M1的首要改良任務,但另一方面,YAMAHA必須要了解到在「賽車競爭力」與「人氣」方面必須要做出取捨。論票房,常被笑稱為「全球主場」的Valentino Rossi絕對會是YAMAHA在票房的神主牌,但屆齡40歲的Rossi以現役車手的身分還能帶給YAMAHA什麼?論研發與改良,Valentino Rossi明年將會更換車隊技師長,交由David Muñoz來接下M1這顆燙手山芋。這一步走的精彩,但相對的也走的艱險,當然過去Valentino Rossi在選擇做出更換技師長的決定後,其實短期間內的效果都不差,但2020年很可能會是這位義大利傳奇車手在場上的最後一季,David Muñoz能夠做出什麼貢獻與幫助,值得我們期待與觀察。

另一方面,Rossi在明年的速度又會如何?這沒有人能保證,如果轉為幕後經營VR46 Academy學院以及車隊,讓自家培養的VR46嫡傳子弟兵來接任自己在最高殿堂的位子,是不是有辦法靠著年輕力盛與天分滿溢的新世代車手來改善目前YAMAHA的疲軟乏力?

當Valentino Rossi不在第一線征戰,VR46學院的車手能否延續Rossi的風範?

這兩者之間,最重要的還是回到Maverick Vinales以及Fabio Quartararo身上。何以言之?就今年與明年的狀況看起來,Vinales與Quartararo是YAMAHA陣中有能力與Marc Marquez從排位賽就開始一較高下,並且有能力可以取得單站冠軍的車手。

這是很現實的問題。就如同HONDA不會輕易,也不該輕易的釋出Marc Marquez一樣,他能贏,在車子普遍反映不好駕馭的情況之下,他就是有辦法登上頒獎台,甚至是海放場上諸位大德。所以YAMAHA對於Vinales 與 Quartararo兩位車手的態度與定位就必須要明確。

Fabio Quartararo在2020合約年之後絕對會是市場大魚。

我很看好Vinales未來在YAMAHA的表現,但前提是YAMAHA必須要讓這位前途似錦的西班牙車手得以在自家賽車上大展拳腳,而不是苦於賽車兩年以來的老症頭──引擎到底改不改?過去兩年中,YZR-M1的更新都圍繞著空力套件、搖臂、車架材質的提升,撇掉曲軸偷輕悲劇一整年的2018,2019年在車況上的確有所成長,但M1依然還是太依賴賽道特性,諸如Silverstone、Phillip Island、TT Assen這種多彎、高速且刁鑽的賽道上,我們才有機會看到YAMAHA發光發熱,而在Red Bull Ring、Mugello等這種強調馬力輸出的賽道上,出彎直接看不到車尾燈的恐懼,依然深深烙印在YZR-M1的心臟裡。

再者,Maverick Vinales過去最為人詬病的起跑掉位問題,無論是起跑搶線的技巧,或是YAMAHA在開賽初滿油的速度改良上都有所進步,這是顯而易見的成果,但如果要對上從開局就決定要當海放法師的Marc Marquez,我想,Maverick Vinales在起跑方面需要再做精進。畢竟,排位表現好只算贏一半,起跑後搶到好位子比起後追來說可以節省更多的輪胎與秒數。

Valentino Rossi對於未來的YAMAHA還能做出怎樣的表現?

至於Fabio Quartararo,當然留在YAMAHA繼續在熟悉的M1上最對味,這是對自己生涯成績的上上策,但我個人看法認為未來兩年內絕對會有頂級的廠隊合約捧到這位法國車手的面前。

Then? We’ll see.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