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巴薩雙站│曾經的、現在的、未來的,王者

如果職業運動沒有一些激勵人心的故事,或是令兩派人馬來起個公道價八萬一的爭議,那職業運動就少了箇中令人著迷且意猶再三的醍醐味。

我會說,Marc Marquez會是近十年內,在MotoGP賽事中扮演的可能不單單只是「N屆世界冠軍」的角色而已。更多的,是神蹟降臨般的後追奪冠、雪邦事件的各種炎上、來自HONDA的四年大約吃到飽、術後復健空白的一年以及德國Sachsenring的不敗神話與人皇回歸的偉大抒情史詩。

What a RACE!你怎麼能不愛賽車呢?


YAMAHA:以後有太多可能,何必叫青春將就。

讓我們回顧一下上次的雙站賽評,我在《法義雙站│曇花、鳶尾花與彼岸花,Race in Peace.》當中有提到:

“所以,我的意思是,我很擔心以目前Monster YAMAHA車庫裡,Vinales繼續跟自己的賽車玩著威利在哪裡的神祕解謎問題,那麼YAMAHA的世界冠軍使命與壓力,目前看來也只能先全放在Fabio Quartararo的肩膀上。”

而從Barcelona與Sachsenring來看,似乎YAMAHA有自覺或無自覺的朝著HONDA過去的路線邁進,當然我知道在手握世界冠軍的熱門人選這種條件之下,不傾個廠隊之力把Fabio Quartararo這尊大佛送上西天,還真的說不過去。

把鏡頭拉到 Sachsenring,老實說過去在德國賽道上YAMAHA並沒有像在Red Bull Ring那種整場結屎面的預期表現,前年的德國分站中甚至YAMAHA是可以笑到最後的人,但今年的狀態就令人匪夷所思。

Sachsenring是這樣的,賽道窄、短、節奏奇快且直線不長,怎麼看都感覺M1能幹些大事。但,成也賽道佈局,敗也賽道佈局。Fabio Quartararo 能夠有效運用Sachsenring的特性,在這條賽道上要用公升級的賽車進行超車已經難度很高,更何況YAMAHA要面對的是DUCATI的夾擊與挑戰,想要做出更積極且頻度更高的超車與守線基本上可以說是不太可能,一旦在彎速上沒辦法保持,基本上要超調出彎加速性能更好的DUCATI更是難上加難,也因為賽道很窄,一旦過了10-11彎overtake spot這個村,後面可就沒那個店了,所以,完美的起跑加上開局就積極進攻並拉出距離,才是Sachsenring的奧義。

Fabio Quartararo的M1至少在適應性上已經是法國人的形狀,這也讓我們看到在過去常常聽到YAMAHA車手抱怨抓地力不見、沒有速度等毛病的時機點,Fabio Quartararo在今年通通可以笑著面對。

然後Maverick Vinales與Valentino Rossi 這對過去幾年的廠隊搭檔,在Valentino Rossi轉隊之後,這兩相好依然有著相同的症頭。Vinales一直都是天分與速度相當令人看好的車手,但問題來了,YAMAHA給了他夠多的時間、機會在開發YZR-M1上,而現在的成績很明顯的說明了Vinales跟不上自己的隊友,在年度積分排行榜中也就這麼曇花一現的綻放過。

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YAMAHA未來對Maverick Vinales的合約與使用方式看起來也正逐漸的發生改變,過去曾經被譽為Jorge Lorenzo的接班人,擁有相當優異的速度、騎乘技巧以及同樣可怕的單圈速度控制能力,但現在的Vinales在德國賽道甚至要拿到一分的積分都顯得吃力無比,根據外媒報導指出,YAMAHA廠隊要求Vinales參考Fabio的賽車數據,但Vinales認為這種免洗式的策略對自己完全沒有幫助,但開發沒方向、賽車沒速度、完賽沒積分、世界冠軍希望逐漸渺茫,YAMAHA對這位曾經寄予厚望的車手,未來也許關係只會更僵。

德國分站之後,Quartararo拿了131分,Maverick Vinales、Franco Morbidelli與Valentino Rossi三人合計只拿下132分。

有沒有一種Repsol HONDA的感覺?

Deja Vu!


DUCATI:圖我情真,還圖我眼波銷魂。

看得出來Johann Zarco的企圖心遠比DUCATI的其他車手要來的更旺盛,房貸的壓力真不是蓋的。

Johann Zarco在DUCATI的角色有點類似YAMAHA的Franco Morbidelli… …,去年的Morbidelli。其實相對Jack Miller,我更看好Pecco Bagnaia的表現,論潛力與去年下半季到今年年初的表現,對手要處理Pecco的棘手程度似乎要比Jackass高上一些。

而Miller在上次的評論中我曾擔心Le Mans的表現只是又再度的驗證自己「很會跑複雜天氣條件的比賽」,而不是「很會跑DUCATI想看到的比賽」。在Barcelona我看到了一些Miller的戰鬥力,+1.990是Jack Miller的完賽秒差,表示今年的Desmosedici GP並沒有衰退,DUCATI也持續的在進步當中,只是當Miller必須要追求廠隊合約希望看到的成績單來「回報」之時,半路殺出了一個對Desmo GP完全覺醒的法國鋼琴家(X)。

時也!命也!

Johann Zarco的後空翻到底什麼時候可以再現?過去這個話題被熱烈討論的時候已經是Tech 3還存在於YAMAHA的時代,這兩者很相似的是,Zarco都不是拿著一線版本賽車,然後表現都比正廠隊車手要更好上一些。快到賽季暑假了,Zarco在DUCATI的位子穩當當,未來的合約差異只有「他要坐上哪種塗裝的DUCATI」而已。

對,正廠隊的車手反而需要繃緊神經,這種壓力就像是2019-20年Andrea Dovizioso搭配Danilo Petrucci這種看似年度積分與車廠積分都妥妥的樣子,結果比賽鏡頭都在Pramac Racing車上那種尷尬感,要說廠隊抽卡能力極差也不太對,畢竟今年兩位車手都是去年Pramac升上來的新希望。嚴格上來說,論成績並沒有到「換到廠隊就擺爛」的程度,只是現在緊咬著Fabio Quartararo的人依然是Pramac Racing的車手,Gigi Dall’Igna應該還需要頭痛一陣子。

Sachsenring的DUCATI在策略上感覺就是全力要擋下Fabio Quartararo,在狹窄的賽道上盡可能的不要讓Fabio有超車機會,把路封死來擾亂M1的彎速,藉以掌握出彎之後的控制權,而在前半段DUCATI做得相當成功,而在後半段當Fabio終於爬到第三的位置時,DUCATI的戰鬥力似乎也跟著耗盡而採取比較保守的策略,比較可惜的還是Zarco的續戰力問題,從桿位掉到第八名完賽,一開始就積極進攻的策略沒錯,但也許是穩定度的考量,也許是中段之後的抓地力讓Zarco沒有信心繼續往前抓,但無論如何,DUCATI在Sachsenring即便成績只能算是「普通」,但沒有讓Fabio Quartararo跑太遠這件事,也算是達成目的。


HONDA:後視鏡裡的世界,越來越遠的道別。

Sachsenring的Marc Marquez很強,即便在接受訪問的時候這位前任世界冠軍表示自己目前的狀態並非顛峰,但相較起車況,我倒是認為Marquez在執行戰術相當果斷並且兇狠。

我在前面所提到的關於”完美的起跑加上開局就積極進攻並拉出距離,才是Sachsenring的奧義。”這點,Marc Marquez發揮得淋漓盡致,他知道在德國賽道自己可以跑得很好,即便今天就算狀態不是百分之百,我相信他應該也有把握拿下頒獎台。

不過就開場表現來看,Marc Marquez很明顯就是要來拿冠軍的,對於Marquez來說,他不是要來分今年世界冠軍的一杯羹,而是他必須要在這裡,這條稱霸11年的賽道上再度證明自己,過去從Catalunya、Portimao開始的出師不利,各種花式摔車讓外界看衰,Marquez除了必須要在德國分站證明自己之外,這一勝也會開始讓DUCATI與YAMAHA全身起皮疙瘩。

對,那個到2019年為止,出場就令人聞風喪膽、沒有感情的奪冠機器並沒有消失。

其他HONDA車手我就不多浪費字數了,Pol Espargaro說要嘗試看看Marquez的設定,這沒什麼不好,設定這種東西就是:

用的習慣,雞犬升天。

用不習慣,難如登天。


SUZUKI:我很好騙,對愛太渴望變成死穴。

欸不是,你要神隱你要先說啊!

我以為在Mugello之後SUZUKI應該可以打出一些信心,起碼陣中兩名車手會對Sachsenring有些想法,Joan Mir在Catalunya差點摸到頒獎台也讓我有種「喔喔喔!這小子又打算惦惦吃三碗公啦!」的錯覺。

德國Sachsenring的神隱直接打得我兩邊臉頰紅又腫。

事實證明,Sachsenring並不是Inline4的天下,至少今年不是。不要問我YAMAHA那個法國人是怎麼回事,浪漫這種東西是很不好說的。但Alex Rins的傷癒歸隊與Joan Mir的成績看起來,GSX-RR也許遇到了與YZR-M1相同的症狀,只是GSX-RR比較不顯性罷了。

對,Inline 4要在德國找到出路,就必須在排位拿到前面的位置,並且在開賽之後拉出一些距離,騰出一些與其他車的空間。

比賽變成前方獨走,後方追得很緊但始終無法找到對的時間點往前抓的局面,一切就又都是空笑夢了。


KTM:鷹在飛,鷹在飛,驚動風雷。

要論KTM拿世界冠軍這件事情,今年還是有些言之過早。

我們理性一點的來說,目前KTM還沒有辦法達到在每一條賽道中都有辦法拿下頒獎台的實力,以及一個足以在每場比賽都對積分領先者有絕對影響力的一號車手,但,BUT,這不代表KTM沒有進步。

KTM的廠隊車手沒有問題,基本上可以算是目前MotoGP陣營中的前段班,應該這樣講,扣掉Tech3來看,KTM體質相當健康,瘋狂牙醫Oliveira搭配續約到手成績我有的Binder,這組搭配如果不要出大狀況,明年賽季我應該就會壓一些老本在奧地利車廠身上。

壞就壞在Tech 3今年不但沒有起到「母雞帶小雞」的裙帶效應,Danilo Petrucci更直接在場上被當成一盅三杯雞,被對手大快朵頤,還被我酸。

情何以堪!

Sachsenring賽道理論上對Petrucci有利,過去Petrucci在RC16上無法發揮的最大因素在於身材高大的車手條件讓胯下的RC16極速就是慢上一截,而在直線相較之下較短的Sachsenring來說,Petrucci理當會過得比較舒服一點。

然後Alex Marquez就用low side把Petrucci帶出場,直接終結了我的期待。

無情!


APRILIA:再給我兩分鐘,讓我把記憶結成冰。

德國的APRILIA我給過。

不管現在到底是Aleix Espargaro找到了RS-GP的使用說明書,還是APRILIA在車上裝了哪些好料,或是Andrea Dovizioso給了哪些醍醐灌頂,可以確定的是,頭排起跑的表現絕對給了APRILIA一劑強心針。

還有APRILIA的贊助商乾爹們應該也會露出些許笑容,是鏡頭,我們有鏡頭!

領跑幾圈已經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因為被後方殺氣騰騰且CD時間極短的Marquez開大無情超車真的是預料中的事情,重點在於即便如此,Espargaro的RS-GP依然有效的咬著領先集團半場比賽,即便最終以第七名結束這場驚奇之旅,但我認為RS-GP的狀況會越來越好。

是Dovi,我加了Dovi!

Andrea Dovizioso在過去是出了名的輪胎管理大師,我認為如果APRILIA確定聘用這位頂級並且正值巔峰的車手來作為測試車手甚至是明年賽季的合約車手,對於目前RS-GP的輪胎管理問題可以有相當幅度的改善,甚至摸個一座分站冠軍來讓運彩賠率大爆炸也是我很樂見的。

也因為Sachsenring有這種表現,今年的下半季比賽,會很好看。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