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強人隱加一?Andrea Dovizioso的世界冠軍到底有沒有希望?

顯然對於Andrea Dovizioso最大的敵人依然還是Marc Marquez。義大利車手在2019年賽季中平均每場積分成績是14.15分,這同時也是Dovizioso在頂級職業賽事生涯中的頭一次壯舉,但2019年的Dovi在爭奪世界冠軍的挑戰機會卻比前兩年都還要渺茫。

HONDA的一夫當關

這當然Repsol HONDA車隊是最大的因素。

Marc Marquez每場平均績分是驚人的22.1分,這也致使在Valencia分站之後Marquez一舉將年度積分差拉開到151分之譜,151分是什麼概念?就是比Cal Crutchlow一整年的年度積分還要多!DUCATI看著93號的RC213V車手拿著年度冠軍金杯,心裡除了不甘心之外當然也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

當然這當中也包含了一些戲劇性的意外使然,Jorge Lorenzo在Catalunya,Fabio Quartararo在Silverstone的兩場DNF都讓Dovizioso追擊的力道減緩,但同時論及DNF,在COTA分站的Marquez也同樣在正賽摔過一次車。

從紙上數據來看,2019年的Marquez只有一個字可以形容──Landslide。種種數據都以壓倒性的方式直接碾壓Dovi以及全部的MotoGP車手,Marquez的12場分站冠軍對上Dovi的2勝,10場比賽的桿位對上Dovi的0桿位紀錄。但即便如此,Dovizioso仍然在年度積分榜上位居亞軍的位置,並且連續三個賽季都完成了這一項任務,同時以也58分的些微差距領先Maverick Vinales。MotoGP比賽之中的撲朔迷離其實並不會直接的反應在紙本數據之上,對於Dovizioso而言,在這條通往自己人生首座世界冠軍之路上,崎嶇的程度八成也超乎他自己的想像。

Desmosedici GP20必須是解答

首先,沒有問題的是DUCATI Desmosedici GP19在速度上的表現,極速、馬力、制動等方面都存在優勢,這也是為什麼DUCATI有辦法在Losail、Red Bull Ring這種擁有長直道並且強調重剎車的賽道特性中可以出類拔萃的主因。

但是在保持優勢與改良賽車缺點之間取得平衡的途中,再加上Marquez以量身訂做版本的RC213V大舉進攻,這使得Dovizioso在2019年賽季的奪冠之路上時常趨於落後的位置。

排位賽會是Dovizioso接下來需要更精進的領域,當然Dovi鮮少被認為是排位賽的熱門人選,2019只有三場的頭排起跑,2018年則有七次。也因為在排位賽的位子問題,讓Dovizioso必須在起跑之後處理更多的超車工作,並且必須要冒著更高風險的輪胎消耗,這一點也造成了他與Marc Marquez之間的差距與戰術的迥異。

「我們的速度與去年不同,我所謂的速度主要是談輪胎在排位賽與實戰中的真實速度差距。」Dovizioso在馬來西亞分站結束後談到,「這也造成我們相當大的窘境,因為我們無法制訂好的戰略,當你一開始就消耗輪胎時,你就失去速度,一切都開始變成問題。」

「這就是正在發生的事情,在很多比賽中我們都能以正確的方式管理自己的速度,這也是我為什麼當我在比賽開始後,即便失去節奏依然可以保持鎮定的原因。」Dovi繼續談到,「我設法以正確的方式繼續騎車,最終我獲得相同的單圈時間、秒數以及位置,但這還不夠,我們需要變得更好。」

DUCATI在2020年的主要改良目標同樣在彎速不足的部分,TT Assen的挫敗周而復始,這點DUCATI應該也同樣無法接受,「我們必須專注在轉向的工作上,因為其他部份我們相對出色許多,」Dovizioso談到,「如果你的加速更好,就會更快的消耗輪胎。我們已經練習過放慢一些速度來改善彎道性能,但你就必須得付出磨耗更多輪胎的代價。我認為我們需要的是對未來的長計計畫,而非只是單純的改良現況,當我們談到賽車轉向的問題時,這是一件很困難的工作,目前我們還找不到任何改良的方式。」

「我們必須對此有更多的參與,在過去的兩年有不錯的進展之後,我認為現在處於DUCATI的關鍵時刻,我們需要改良,因為其他競爭對手也同樣在變強。」DUCATI高層對此並未迴避Dovizioso的意見,賽事總監Paulo Ciabatti與技術總監Gigi Dall’Igna都相繼表態未來的GP20必然會針對轉向特性做出改良。

「我們不滿足於現況,2018年我們贏了七場比賽,2017年則贏了六場,但2019年我們卻只贏了3場,」Ciabatti談到,「2019年我們在某些方面具有優勢,特別是在最蒿速度,HONDA縮小了與我們之間的差距,因此我們需要更加努力。我們還有許多必須要改進的地方,如果我們能進一步改善轉向問題,那將會是另一項重大進展。」

「我對HONDA的引擎發展並不感到驚訝,但在此同時,我想邁出DUATI引擎科技的另外一步,藉此來保持我們與其他車廠的引擎差距。」Dall’Igna補充說到。「其他車廠的工程師同樣也會在冬季測試時持續工作,如果我們想要保持優勢,我們就必須改進,否則我們就會落後。因此,蘇然隱情方面並非首要事項,但也同樣重要。」二月份的Sepang測試上,我們可以觀察DUCATI在車架與懸吊之間的調整,將注意力放在轉向改良上。

世界冠軍的路上,有你有我

除了自家賽車的改良之外,影響Dovizioso在爭奪自身的首次世界冠軍之路上,不可控制的因素還是很多,但最大的,還是Marc Marquez。

「Marc在另外一個層次,Marc與HONDA,除了他以外,還有許多車手比我們快,目前情況稱不上太好。」Dovi談到,「在這一刻,差距逐漸被拉小的情況,我們接收到的情報與工作有些太多了。但在過去的兩年中,一切的可能性我們都不能排除,我認為2020年我還是有機會繼續參與戰鬥,但每年的情況都不盡相同。」

目前的MotoGP戰場上,說是由Marc Marquez「統治」一點也不為過。大概是繼Valentino Rossi、Mick Doohan的大時代之後再度稱霸的榮景。Dovi可以說是在Marquez制霸的時代裡少數可以與之匹敵的對手。

但這絕對不會讓Dovizioso感到欣慰。

另一方面,Andrea Dovizioso自己在DUCATI的時間與車隊對他的耐心同樣也是一場恐怖平衡。DUCATI要的很簡單

 

──只要給我世界冠軍,誰騎都好。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