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紅軍的廠隊恩仇錄│一座冠軍,各自表述?DUCATI只有選擇Jorge Lorenzo來取代Dovizioso?

給個大前提:DUCATI永遠都在找一個世界冠軍,而不是養一個世界冠軍。而目前,位處Borgo Panigale的這間義大利車廠了解到自己面臨到漫長且艱難的選擇窘境,並且與車隊一哥Andrea Dovizioso進入了緊張的合約談判時期。

事實上,面對Desmosedici GP這台具有場上競爭力的賽車,照理說車廠方面聲量會要來的大上許多,但則不然。在失去與Maveick Vinales的交集之後,爭奪Fabio Quartararo的希望之火也被YAMAHA廠隊合約的確認給直接澆熄,先不論Alex Marquez的合約問題可能帶來的後續效應,目前HONDA給Marc Marquez創紀錄的四年大約也直接讓義大利車場卻步。OK,綜觀目前場上合約尚未定案的車手市場名單,不好意思,要論真的滿足「短時間內爭奪世界冠軍希望」的車手,你還真的除了Andrea Dovizioso之外,別無他選。

Dovizioso的實力已經不容質疑,起碼在近幾年的成績上來看。但這裡是DUCATI的車庫,從2007年之後,DUCATI始終都在尋覓著Casey Stoner 2.0的這個傳說,像是Fabio Quartararo在2019年賽季中所展現的天賦異稟,這也許會是Borgo Panigale工廠所希望的最佳人選之一。

但回到現實面,以目前這個時間點來看,DUCATI沒有真正可以取代Andrea Dovizioso的人選,當然我們不能否認DUCATI沒有選擇其他車手的權利,但事實上是這樁交易在檯面上的話語權其實並不是一面倒向車廠方,反之,Andrea Dovizioso甚至可以決定停止與DUCATI和嘬或是奉獻他職業生涯的最後幾年在開發Desmosedici GP上。

This is why.

這就是為什麼Dovizioso的經紀人Simone Battistella現在在與DUCATI角力的談判桌上能夠掌握話語霸權,因為他知道自己手中的牌要比起幾乎面臨無人可選的DUCATI車廠要強的多,並且基於這一個立足點來推動更大的機會:2021年合約,要取代Andrea Dovizioso這位自2017-2018-2019三度亞軍的穩定車手並不容易,這三年也展現出了Dovizioso在DUCATI身上的力量與地位,而在武漢肺炎疫情之前,Dovizioso對DUCATI開出的價碼是每季800萬歐元的薪資條件。在這一點的基礎上,Andrea Dovizioso大可站在一邊等待,他甚至可以用更長的時間來跟DUCATI進行消耗,這種車手市場爭奪的時間上,檯面上的牌只會越來越少,而這就會對車手方越有利,局面也就會愈趨透明。

同時,能夠再度翻攪一池波瀾的車手還有誰?Jorge Lorenzo的回歸也許可以當作思考的選項之一。當年DUCATI的無情似乎並沒有讓西班牙人太過計仇,這一點我們要轉到YAMAHA車庫裡才有辦法說清楚。在Speedweek.com對YAMAHA車隊經理Lin Jarvis談到今年對於Jorge Lorenzo的測試車手使用上遭受限制,而Jarvis也表達自己了解Jorge Lorenzo在離開HONDA後宣布退休並接受測試車手合約當然是別有居心──他想知道自己是否還對比賽抱有熱情,並且謀求機會隨時重新回到正式車手名單。

但問題是目前YAMAHA只要確認了Valentino Rossi在Petronas YAMAHA的合約,也等於同時宣布YAMAHA車隊在2021年的正式車手資格大門對Jorge Lorenzo關上大門。如果Lorenzo依然希望可以比賽,2020年的測試車手一年合約結束之後,他可以選擇到其他車隊尋找機會。

回到紅色車庫,目前DUCATI了解到他們要找的車手必須要具備某些條件:一個「好車手」也許可以跑出一個「好賽季」,但只有冠軍車手才有辦法拿到冠軍頭銜。但這種「冠軍型格」的車手類型在檯面上不多,Andrea Dovizioso是其一,而目前除了Jorge Lorenzo也是這種類型的車手之外,檯面上沒有人可以取代這位義大利人。

我相信這種說法源自於一種信仰,「相信Jorge Lorenzo可以奪冠」這件事情必須要讓DUCATI採信,而過去的成績當然也應證了DUCATI有很大的機會會吃這一套,而這一來一往,對Jorge Lorenzo而言也同時有一個可以證明自己身手與身價的機會,對DUCATI而言這步棋走的也不至於太險。

可能嗎?身在談判桌上的DUCATI與Dovizioso可能都需要一些勇氣,而在一旁喊燒的我們也看的膽戰心驚。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