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Losail雙重賽│開幕戰的風飛沙,絢爛、失意與詭計

當然,首先要灑花的好消息是:賽車季節又再度的開始了。

接連兩周在Losail的夜戰也讓我們重新的適應並回味每年三月都必定要用腎上腺素與廠車引擎聲浪來熬一個周末的夜,而今年因禍得福(?)的是,我們「又」可以在同一條賽道上,

熬兩次。

還好卡了一個清明連假,在第二場的Doha分站中我們也可以輕鬆無壓力的盡情不睡覺看比賽,那麼,簡單的來總評一下第一、二個分站中各家車廠的表現。


YAMAHA:但見藍車笑,那聞黑車哭

雖然 Losail賽道本來就是YAMAHA的貴寶地,當成主場來跑也是合情合理。而今年的YAMAHA廠隊開局就抽到魔關羽,但這隻SSR英雄每一場比賽也就這麼一隻,延續著去年那個YAMAHA的都市傳說,每一場能上頒獎台的YZR-M1,就這麼一台。

無獨有偶的是,雙重賽兩場比賽的M1都用了同樣的方式登上頒獎台,同樣在賽事中後半段開始吃到無敵星星,其實第一場Qatar分站中,Fabio Quartararo就已經打算這麼做了,我相信這應該也是YAMAHA車庫內給兩位正廠隊車手下的戰略提示,畢竟Quartararo與Vinales都不是以鬼神起跑技巧見長的車手,一開賽先抓得住領先集團的尾巴,對於高速彎不計其數的Losail賽道,其他問題都好說。

只是Quartararo口袋的彈藥提前耗盡,最終讓自己家的隊友給捷足先登罷了。

Maverick Vinales在第一場比賽是相當聰明的,他開始沉的住氣來面對中後段的賽事佈局,而且同時當Vinales感受到後輪抓地力時,他可以做出相當多的戰術變化,嘗試跟在Fabio Quartararo後方觀察戰況是相當理智的,當兩台YAMAHA廠隊賽車跑在一起時,Maverick Vinales的跑法讓我在一霎那間開始有了之前Andrea Dovizioso與Marc Marquez的既視感:

聰明、省力且狡猾。

第二場比賽就比較像是原本第一場Quartararo希望執行的戰術了,但這一次法國小鮮肉不只殺個Jorge Martin措手不及,連隊友Maverick Vinales想再次吃個尾風都沒門。

結果是兩名廠隊車手在頭兩戰分別各自拿下一次冠軍一次第五,要說YAMAHA廠隊今年是否改頭換面似乎也言之過早,但就戰術執行度上,起碼YAMAHA已經達到他們的目的──

盡可能在有利於M1的賽道上拿下該拿的積分。

但唯一可以算是比較意外的,應該是Petronas YAMAHA的屋漏偏逢連夜雨,不只沒抽到這台魔關羽,開局似乎也沒有選地藏,Morbidelli排位賽炸引擎,Valentino Rossi的速度像騎到原廠忘記改的R1,這活脫脫就像是去年的Jerez雙重賽的噩夢,狀況百出不打緊,還都找上了同一隊的YAMAHA。

Valentino Rossi的問題比較棘手,他在第二場比賽的表現彷彿自己像是剛從Moto2升上來的新秀,當然,他對媒體的說法依然圍繞在後輪抓地力失蹤這件事情上,這絕對是實話,因為Maverick Vinales也說過同樣的事情,但壞就壞在Sunday Rider從第七排出發,46號賽車也沒有如願的在正賽中找到抓地力,整場比賽的賽事導播殘酷的只給了Valentino Rossi不到五個鏡頭,第二場比賽甚至跑出積分圈以外的悲慘結果。

沒速度就會被嘴,所以又出現了Rossi年輪說的BGM… …

一是嬰兒哭啼 二是學遊戲
三是青春物語 四是碰巧遇見你
了解這個你 沉迷這個你
時間暫停 再繼續


DUCATI:江山代有人才出,但都不在我車庫

要說DUCATI「慘敗」嗎?其實單就Losail的兩場比賽來看,DUCATI不只沒有慘敗,甚至是最能夠偷笑的那個人。

去年對DUCATI而言應該算是意外,分站時間頻繁更動與疫情帶來的詭變之餘,誰能料想到SUZUKI趁你病要你命,加上其實DUCATI廠隊麾下兩名大將與主帥的分道揚鑣,一個是早早確定了琵琶別抱在高唱著「再會了!Panigale」,一個是舉棋不定但又跟Gigi Dall’Igna相看兩相厭,在這種氛圍下跑比賽,賽季中場之後都是消化試合。

否則在確定了Repsol HONDA沒有Marc Marquez的情況下,DUCATI應該是對世界冠軍最為貪婪且渴望的車隊,但結果卻不然,SUZUKI與KTM趁勢崛起,甚至連病懨懨的YAMAHA都分到了幾杯羹湯果腹。

沒有分站冠軍當然是硬傷,廠隊車手也僅有Pecco Bagnaia登上頒獎台,但DUCATI在Losail賽道上各種霸凌「相對賽道友善」的Inline 4賽車畫面在20餘圈的賽事中歷歷在目。在16號彎領先DUCATI兩個車身,在還沒到第一彎的Brake Point就直接被刷掉,更何況GP21早已不是彎中一條蟲的直線加速車,只要賽道Layout的彎數不夠多,強調彎速的M1與GSX-RR就討不到任何便宜。

接連兩站YAMAHA在過了DUCATI之後必須腳底抹油般的死命逃跑,因為YAMAHA深刻了解到,一旦秒數拉不開,16號彎前的領先將都是泡沫。

Losail的DUCATI在兩站比賽中,凸台六個位子DUCATI拿了四個,Johann Zarco算是也不能算是驚喜,原本DUCATI就對Zarco寄予厚望,但V4經驗對Zarco來說並不是特別美好,說穿了就是再賭一把法國車手。直到今年目前為止,這位過去被譽為Jorge Lorenzo 2.0的滑順派車手靠著穩定進帳成為積分領先者。

喔對!你說廠隊很慘?如果你拿Andrea Dovizioso過去在這邊與Marc Marquez的激烈拼搏來談的話,Jack Miller的後繼乏力的確有點掃興,但要說場上的速度表現、纏鬥能力以及目前的積分差距的角度其實都表現得不差,要說全盤慘敗或扣招不放?真的還言之過早。

不過今年的Pramac DUCATI有一種前年Petronas YAMAHA撿到寶的味道,Jorge Martin脫離了KTM體系之後來到DUCATI看起來不僅僅是適應良好,江山代有人才出,就像去年的Pecco就算帶傷上陣依然各種神擋殺神,主要原因還是在他當時身處Pramac車隊卻表現得像是正廠隊,今年身披紅袍拿第二變成了「差強人意」,只能說這就是一軍與二軍的期待性落差罷了。

至於Avintia 的兩名小將,Luca Marini與Bastianini就是明著來吸經驗值的不多說,也許在接下來的葡萄牙賽道上可以賭賭看,畢竟Desmo GP可是一台有頒獎台實力的賽車,好好靠車強,中古DUCATI好棒棒!

正紅軍的戰績能不能在眾多DUCATI大軍中名正言順的掛上鑲黃旗?

莫忘Luigi Dall’Igna老謀深算的摸鬍微笑。


HONDA:給你的愛一直很安靜,除了淚在我的臉上任性

想哭卻哭不出來,第二場比賽正廠隊與代班測試車手差距在0.4秒拿下第13與14名,Pol Espargaro那種幾乎在划水躺分的表現要不是安全帽塗裝不同,我以為Alex Marquez忘記轉隊。

當然這絕對不會是Repsol HONDA把Pol Esaprgaro從KTM找來所希望看到的結果,整場比賽安安靜靜的跑完全程也不像是過去一季中在RC16上那種殺氣騰騰的Pol Espargaro。

說穿了,這還是Marquez的RC213V。沒有了大學長Cal Crutchlow,Alex Marquez與曾經的全村希望中上貴晶不要說提供火力支援,連FP到QP的過程都是掙扎。所以Repsol HONDA目前也就只能祈禱Pol Espagaro什麼時候覺醒能夠人馬一體了。

但Losail除了無視環境條件的Marc Marquez之外,對HONDA來說並不是一條好跑的賽道,跑不好應該也不會受到太多苛責,但四台HONDA全部跑輸一台APRLIA這點,也許Pol Espargaro的適應蜜月期與挑戰車隊耐心的時間已經不多了。Marquez未來歸隊之後的變數與Pol Espargaro的表現一樣難以預料,Repsol HONDA這把賭的對錯,也許葡萄牙分站可以略顯端倪,但起碼在Losail的兩個禮拜裡,賽車名門的重返榮耀之路依然漫長且險峻。


SUZUKI:我 用狂奔 用無力 用惡夢 去想你

看得出來少了Davide Brivio坐鎮,SUZUKI Ecstar的確有點群龍無首。

當然GSX-RR依然穩定,Inline 4賽車該有的特色一個不少,彎速驚人且兩台賽車對MICHELIN輪胎反應都不差。Alex Rins與頒獎台失之交臂的可惜之處在於YAMAHA的車手更為狡猾,GSX-RR比起YZR-M1的狀況要好,應該這麼說,如果YAMAHA需要12圈左右來讓賽車恢復狀態,可能GSX-RR只需要10圈,甚至更少,第二戰來說,Alex Rins了解自己的車在中期比YAMAHA更快,進而在比賽前中段就開始急起直追,看得出來Rins希望複製Vinales在第一戰那種「超車之後揚長而去」的戰略模式,但無奈的是前方無論是Jorge Martin與Johann Zarco的狀態都未顯衰退,更遑論等在後方的Fabio Quartararo正吝嗇的保護自己的胎肉,耐心等待正確的進攻時機到來。所以Rins的進攻會看起來相當「躁進」,一來一往之間,沒超到車還燒了一堆胎肉,賠了夫人又折兵的Alex Rins在賽末點選擇保護最後的輪胎狀態,穩拿第四名積分也是沒有辦法的折衷,因為後方的Vinales狀態並不差,最後僅以0.102秒緊咬在Rins身後。

扣掉與Jack Miller的碰撞事故,當然最後也是不起訴處分,衛冕世界冠軍Joan Mir其實並不需要太過擔心冠軍保衛戰的問題,才開季兩場分站而已,且Johann Zarco的穩定性有待觀察的前提下,Monster Energy YAMAHA的兩部賽車打散了兩場分站冠軍的25分積分,DUCATI今年的主力拿分車手是誰還很難說,所以Mir真正的競爭對手就是近在眼前,遠在隔壁車庫的Alex Rins。

Joan Mir必須要保持如同上個賽季那般「雖不大鳴大放,但求靄靄內含光」的低調戰略,在同樣疫情環伺造成賽季變動的一年裡,誰能穩定進帳,誰就是贏家。這點,Mir應該比誰都要切身感受才是。


KTM:揮不去昨日甜美的細節,才讓今天又淪陷

標題的對象是,對於KTM的印象依然停留在去年各種燦爛與輝煌的我。

說不失望一定是騙人的,當然KTM的換血程度不大,且去年主要拿分的Miguel Oliveira與Brad Binder兩人中,也只剩下Binder在Losail賽道上還有一些希望,第二戰起跑完美程度媲美噴射機一樣的Miguel Oliveira的後繼乏力真的是可惜到搥心肝,但也同時看得出來RC16在今年的確做了一定程度的強化與調整。

但RC16大體而言依然從過去的「太像RC213V」到「有點像RC213V」,只不過少了一點Marquez的成分,也許就是少了這一點讓RC16可以更好被不同類型的車手所駕馭,但看到Pol Espargaro在RC213V車上被整的七暈八素的情況,我想,現在要說KTM會不會在RC16身上借鏡RC213V這點,實在不好說。RC16最大的問題依然在於與輪胎的匹配程度,當然Losail的賽道特性與RC16八字不合也是可以從KTM車手綜合成績中理解。

Pol Espargaro從KTM離開後落難,而新同學Danilo Petrucci也同樣正步履修羅道。極速不足、彎速不夠、前輪抓地力缺陷,RC16在大隻佬的操駕之下,似乎問題全跑出來了,這也連帶影響了他的成績,首戰開局轉倒不談,Doha分站中最後也只以+16.779的大幅落後拿下第19名,只落後給來划水的Lorenzo Savadori。

值得一看的是,Doha分站中,積分圈內的所有車手都在9秒內的差距,如此微幅落差的比賽中,Danilo Petrucci與隔壁棚又再一次被我拖出來鞭屍的Valentino Rossi完賽高達14秒以上的落後就更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APRILIA:也許有天,生命中會出現,那一個誰走進我的心裡面

2005年超紅的芭樂歌,現在已經要被丟進「懷舊」歌單裡了,真的是歲月不饒人,森氣氣!

看到Aleix Espargaro的表現,我想Masimo Rivola不知道會不會後悔沒有認真的捧著合約跟Andrea Dovizioso談。

400萬薪資跑一年的RS-GP,就先頭兩戰結果來看,似乎APRILIA划算──但這些都是空笑夢,Dovi沒有來,之前各大新聞名嘴車評編輯等也都極力推薦他們找Lorenzo… …

結果他們找了另外一個Lorenzo,很便宜的那個。

Aleix Espargaro首戰以+5.934的速度拿下第七,第二戰進步到+5.382的秒差,拿下第十,對APRILIA與Espargaro而言,這兩場比賽算是好彩頭,尤其是對APRILIA。

今年搞了一狗票F1工程師與軟硬體上的技術支援,車子變的奇形怪狀還繼續陪榜也難免落人口舌,更何況今年在各家車廠都受到引擎凍結開發條款制約(KTM則是季前封印),APRILIA依然享有無限制次數測試與引擎開發、數量優惠等方案,在Losail的兩戰中,RS-GP看起來是有些起色。

但我認為車子從40分進步到60分,車手卻依然只有80分的話,大概也就是過去幾年友善賽道中段班、不利賽道陪公子騎車的表現持續,即便在Losail第二戰中,Aleix Espargaro在賽事前半段能夠緊咬GP21以及RC16,V4大戰很好看,尤其當16號彎出彎之後,RS-GP還有那麼幾圈可以些微巴掉M1的以下剋上,癮頭都還沒上來,彎中的各種笨拙以及輪胎的提前彈盡糧絕讓這齣好戲也就這麼提前下檔。

Espargaro的速度在這幾年已經說明的很透徹了,說好聽一點是中上,說難聽一點是已經差不多了,當RS-GP需要往前更進一步的時機點,例如今年,APRILIA就必須找到一個SR更甚SSR等級的車手,來想方設法讓60分的車前進到80分,看看KTM找了Dani Pedrosa過戶之後的效益,現在Andrea Dovizioso與DUCATI之間的芥蒂仍在,APRILIA如果不好好把握,要等到下一個巔峰歲月的大物被釋出的機會,大概又會是千年一遇了。

所以我認為找Dovizioso來測試是正確的,並且,APRILIA也必須極力的留住這位車手,Aleix Espargaro如果可以持續的在今年把RS-GP都跑進前10甚至前7,那麼明年的APRILIA就不怕捧著合約結果大家跑就像飛。

腦補一下,經驗技巧都是SSR的Dovizioso如果能夠轉正,Espargaro轉為測試車手,再從Moto2中拉拔Max Biaggi體系出來的Aaron Canet,RS-GP大有可為。

等等,才第二站我就已經在談明年了?

沒辦法,Savadori整場划水的難看模樣你要我怎麼下的了筆?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