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MotoGP七月的狼煙:全面備戰

如果說Dante Alighieri留名後世的作品《神曲Divina Commedia》中,對於地獄(Inferno)的各種生動描寫,轉換到現在大概就類似與目前武漢肺炎疫情在全球各地肆虐,所帶來的各種悲傷、不堪、又支離破碎的景象。也出於經濟與各種明顯的原因,Dorna Sport在過去六個月當中急欲地想要重新復甦賽事,「取消」兩個字對於MotoGP所涉及到的各種巨額的資金流來說都是龐大到無法想像的,說白話一點,Dorna Sport 需要2020這個賽季,無論是 MotoGP Half、MotoGP Lite還是MotoGP SE之類的閹割、腰斬、限制條件之下,只要能進行賽事,其他都好談!

所以就目前的情況有了定案,一個壅擠不堪的賽程表,沒有任何犯錯的餘地,更遑論訓練摔斷骨頭、正賽轉倒等風險問題,一旦發生,在這個所剩無幾的賽事中將跌入萬劫不復,你很難在因為受傷而零積分的雙重賽中再度翻身。全歐洲賽道的模式、雙重賽、密集賽程加上不能犯錯的前提,我們始終很難將2020年的世界冠軍人選鎖定在Marc Marquez以外的人身上。即便今年沒有辦法看到Marquez在Sachsenring賽道上再拼一座德國王的寶座,但不可否認的是Marc Marquez在今年只要避免受傷,絕對會是各車廠最大的噩夢。

如果Marc Marquez以某種方式落敗了,那麼在他後方的挑戰者名單將會多到不勝枚舉,因為賽季壓縮了,時間變短且賽程與賽程之間變得緊湊無比,這是一個殘酷且還沒有考量到天氣帶來的賽局變化影響,冠軍積分榜的前五名將會有很大幅度的變化,賽程越少,同樣的參賽人數不變,變化就會越大,每一分的積分都會越顯珍貴。

另一個問題在於放眼2021年賽季(某些條件下我們可能要把視野放到2022年之久)的合約簽署議題上頭,YAMAHA決定了Fabio Quartararo的提拔與Maverick Vinales的扶正,SRT則是Morbidelli與Valentino Rossi的師徒情深,YAMAHA在2021年,至少這一年的陣容是絕對性的完整。

HRC已經與Pol Espargaro取得聯繫,與Marc Marquez搭檔都是壓力山大的事情,不過這紙合約的弦外之音是Alex Marquez的離隊去向問題以及中上貴晶與Cal Crutchlow兩大LCR HONDA門神的問題──誰留,誰又該打包?

Danilo Petrucci進入了KTM Tech3之後,雖不完美但可接受的結局也同時為KTM陣容中的「老將」,儘管Pol Espargaro的離開勢必會讓KTM帶來一段陣痛期,但如果Oliviera進入場對後有顯著成長,這將是一樁不錯的交易案,而KTM也在Dani Pedrosa的引導之下走上正確的道路。

SUZUKI的陣容維持穩定,Joan Mir搭配Alex Rins,穩定是對於SUZUKI現階段而言最重要也是最好的事情,Rins的成長需要突破,最迫切的改善點在於穩定性的維持,當然,Joan Mir也能夠從旁觀察並且為車隊帶來更多積分,但年輕小將在2021年也必須要帶來一些貢獻,不過就目前來看,SUZUKI看人的眼光都還算不錯,能不能成為第二個Maverick Vinales,就得看Joan Mir自己能在這一兩年間有如何的爆發式的成長了。

不過扣掉車手的議題,SUZUKI是時候應該再添一支衛星車隊了吧!

Andrea Dovizioso與DUCATI之間依然在合約方面糾纏著,2021-2022年的合約談判,Dovizioso並不急於在這個時間點把自己最後幾個黃金歲月給「賤賣」,而Gigi Dall’Igna也不願意在未來兩年內持續為同一名車手投入更多時間與金錢。今天的狀況是:如果Dovizioso無法與DUCATI達成2021-2022年的合約共識,在KTM的陣容定案,APRILIA願意等待Iannone的聲明發表之後,他只有兩條路可以走──減薪繼續跑或退休,所以降薪續約這件事是可以不用意外的發展,也許兩年保險合約,也許一年合約附帶一年選擇權。

APRILIA比較有趣,Andrea Iannone的前途未卜,但Massimo Rivola認為他們願意等待Iannone的最終判決,但就目前來看,Bradley Smith會是這間Noale工廠最適當的選擇──加上Aliex Espargaro對於這位英國車手在工作態度表現上讚譽有加,扶正當然不是什麼意外的事情。

另外,Cal Crutchlow再次的遭到HRC的無視,Repsol HONDA的這一席始終沒有他的份,2021年之後要續留LCR HONDA的機率不高,也許會重新回到義大利V4的懷抱──Avintia DUCATI或是更有趣的與APRLIA Gresini簽約也都是一條出路。

無論如何,我們都希望今年在有限的時間內塞進擁擠不堪的賽程可以帶動一些鼓舞的力量,當然,車手的安全也同樣重要。希望歐洲方面可以將武漢肺炎所帶來的後疫情時代有效控管,讓這難得一見的閉門賽事可以順利舉辦。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