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季前測試大躍進,新賽季即將風雲變色?

看過Sepang季前測試之後,最終的測試成績雖然不代表一切, 但我認為從整體的單圈時間、測試項目以及各車隊的政策、車輛改善方向比較等方面,今年的Sepang測試比起以往更有玄機與看頭。

MICHELIN的新胎左右戰局?

輪胎很重要,這一點我想沒話說。但2020年MICHELIN帶來的全新配方輪胎對於過去幾年中始終處在較為弱勢的Inline 4並列四缸引擎賽車上,效果反而相得益彰甚至有力壓近年場上強權的V4引擎賽車之勢。

首先在兩種不同的引擎配置上,對於賽車的特性也有絕對性的影響。Inline 4並列四缸引擎在過去的比賽中多仰賴的是彎中的轉向性與彎速處理,而V4引擎賽車則是在出彎加速與直道極速的發揮為其所長。

但在2020年的Sepang測試中,YAMAHA與SUZUKI的表現卻要比強權DUCATI與HONDA要優秀許多。關於這一點,Petronas YAMAHA車手Franco Morbidelli歸功於MICHELIN在本季首次帶來的新配方輪胎。

「SUZUKI方面我不太清楚,但YAMAHA的部份我可以說新胎的抓地力要強上一些,這同時也填補了我們去年苦於找不到賽車抓地力的漏洞,對我們來說是正面的影響。」Morbidelli談到,「新款輪胎的性能更好,我們可以擁有更多的胎緣抓地力與驅動輪抓地力。」

Morbidelli與師父Valentino Rossi在2019年賽季中,雙雙都被後輪抓地力的問題所糾纏,「我還沒有測試長時間使用這條新配方輪胎,Vale也沒有測試,但Fabio有做,只是他滑了一下… …」

Morbidelli在測試賽的第二天以落後0.259秒位居第五,最後一天因為測試策略的關係,以0.489的秒差排名第13,但對此,YAMAHA車手依然感到滿意,「我對新賽車感到滿意並且充滿信心,但我們還沒嘗試過Supersoft超軟胎配方來作單圈,僅僅只是為了正常的例行工作而裝上過而已。」

「我想這是我們並沒有在綜合單圈成績上領先太多的原因。」

「但是,從配速節奏上而言,我們距離頂級車手如Rins等的領先集團並不遠,同時還有Joan Mir與Maverick Vinales。」

也許以目前的測試狀況來說,MICHELIN的新胎對於左右V4與Inline 4之間的對決與優劣有著關鍵性的決定因素,如果新賽季GSX-RR與YZR-M1都相繼的展現出競爭力,更強的抓地力與彎速能否強壓V4的恐怖出彎加速度與直線上抓不抓得到真空帶進行攻擊,這就是我們可以關注的重點。

APRILIA與KTM的崛起?

雖然要談APRILIA在頒獎台上的位置可能還有些不真實,但至少繼去年「以分站前十為目標」的成績,去年的APRILIA確實是有所斬獲的。

但這並不代表我對這間義大利車廠懷有頒獎台的憧憬,起碼在2020這一年。原因很簡單:

一來,Andrea Iannone的藥檢風波讓這位有速度又有潛力的義大利車手前景未明,少了瘋狂的Iannone,RS-GP就必須交給當家砥柱Aleix Espargaro與測試車手扶正的Bradley Smith來作開發。當然這對車隊來說損失一定有,端看嚴重到怎樣的程度而已,至少以速度的表現上來說,Andrea Iannone還是具有他的價值所在。

二來,2020年的APRILIA帶來了90度全新V4引擎,這對於義大利Noale車廠而言是一個希望的到來,同時在APRILIA賽事總負責人Masimo Rivola引進了多位F1空氣力學工程師的助益之下,RS-GP在體質上必定會有所成長,但問題在於,無論新引擎再強,在車架、懸吊與電控上,RS-GP並沒有多作說明與著墨,這也許會成為APRILIA在新一個賽季想要擠身車隊列前之林的隱憂之一,我認為以目前的APRILIA來說,將目標設定在前六或前五也許是可行的。

KTM的部分,全新的車架與Dani Pedrosa的傾力調整,Pol Espargaro在Sepang測試中始終維持高檔,RC16致力於改善賽車在彎中轉向的靈活性問題,也許在今年使用了全新的管狀樑式車架上會帶給這位激進派小哥一絲頒獎台的希望。

比起APRILIA,我更看好KTM在今年能否一舉改變戰局就是了。

Inline 4霸權復辟?

Marc Marquez的王朝能否在2020年賽季終結這點雖然還言之過早,但基於去年賽季結束後Marquez進行的右肩手術至今復原狀況要比起預想來的慢上許多,也因此,RC213V在新賽季的調整、戰鬥力以及Marc Marquez的速度與策略執行力就會是相當需要觀察的重點。

另一個問題是Andrea Dovizioso。

在Sepang測試中,DUCATI相較起其他車廠的表現是略顯沉默的。但對於DUCATI廠隊一哥Andrea Dovizioso而言,2020年賽季是他目前與DUCATI合約的最後一年,如果這位義大利車手沒有辦法拿出如同2018年與Marc Marquez尚有一拼的競爭力,那麼一向現實且求冠若渴的DUCATI廠隊有沒有可能繼續選擇再跟Dovi續約都是問題,再者,以目前的陣容與各車廠策略、加上自身年紀,Dovizioso在2020年賽季拿不到世界冠軍,很有可能面臨在MotoGP進退兩難的窘境。

YAMAHA與SUZUKI則是另一種風景。萎靡了將近三年的YAMAHA YZR-M1在2020年除了仰賴穩定輸出的Maverick Vinales之外,準廠隊車手Fabio Quartararo也是今年能否讓YAMAHA起死回生甚至重返榮耀的決定因素,最起碼,在HONDA今年的局勢相對不明朗的前提之下殺出一條自己的血路。

而SUZUKI的部分,GSX-RR的改良與Alex Rins的實力進步在Sepang嶄露無疑,無論是Morbidelli或是Valentino Rossi等同為Inline 4賽車車手,都對SUZUKI今年的測試速度讚譽有加,但重點還是在正賽中Alex Rins的穩定性是不是有所改善,這點會直接影響到SUZUKI車手的成績表現,也許在Fabio Quartararo挑戰Marc Marquez之際,Alex Rins從中殺出一條血路等戲碼也是我們所樂見的。

Marc Marquez的肩傷後續效應

也許這樣有些杞人憂天,但Marquez表明了自己的傷勢復原進度遠比預期中要慢上的多,這也是為什麼在Sepang測試賽中,93號賽車並沒有特別突出(編按:即便也沒有特別慢。),三月初之前能否康復,又或是惡化影響正賽表現都是可以觀察的重點。

但這也表示今年的季賽開季表現就更加重要。

誰在前三站能夠取得先機,在Marquez尚未完全恢復滿血狀態的時候趁你病要你命,如果開季初期沒有人拉出差距,我相信在Sachsenring之前,Marquez絕對會強勢的絕地反攻。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