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toGP專欄

米薩諾與米國│52分的高牆、惡魔的微笑與亞瑟的劍

52分。

這是Francesco Bagnaia與Fabio Quartararo在美國德州COTA分站之後的積分差距,剩下三場比賽,以Fabio Quartararo整年度的高穩定度與高頒獎台率似乎勝券在握,但要說Pecco完全沒機會似乎有點過於武斷,要我來說的話──

一息尚存。


YAMAHA:我會一個人活得精采

YAMAHA在今年證明了兩件事:第一,2021年版本的YZR-M1具有競爭力,但依然只有一台車能跑。第二,這台車一整年都鎖在帶著惡魔塗裝安全帽的Fabio Quartararo的車庫裡,沒有跑進籤筒讓大家扭蛋試手氣。

從Misano到COTA,我們看到的是一個不太一樣的Fabio Quartararo。少了一些殺氣,多了一些顧慮,當然,身為一整年的積分領先者,就算Fabio 在鏡頭面前對著媒體說出「我依然會全力以赴爭取最好名次」我都不會意外,但法國車手卻相當誠實。

「這是我在這裡可以拿到的最好成績。」

對於兩場比賽都以第二名作收,在COTA分站結束之後的訪問中他說到,這肯定是Fabio Quartararo目前可以接受的最好結果,所以他所言不假。但綜觀Misano的成績,最終距離Pecco +0.364的距離讓對方拿回五分的差距,但Pecco在COTA的第三名又把積分吐了四分回去,等於變相兩場比賽只追了一分回來,對Fabio Quartararo 而言,接下來的比賽中,最大的目標並非分站冠軍,而是每場比賽都要跑在Pecco前面。

即便我現在可以說Fabio的世界冠軍金杯就在家門口了,就差一步的提前封王看的就是接下來再度回到Emilia Romagna的決一死戰。

看起來YAMAHA目前的廠隊車手陣容就是一個完美的組合,我不會說Morbidelli不想奪冠,但在今年Fabio Quartararo發光發熱之際,甫經歷過傷勢回到場上的Fanky當然不會把重心放在奪冠上,對於這種組合,明年YAMAHA可以全力讓Fabio Quartararo拼搶衛冕世界冠軍,一方面擁有健康的Morbidelli則是再上一道保險。

至於SRT,從原本的年輕生力軍現在變成大叔車隊,我們先等看看誰來冠名贊助之後,再討論吧!


HONDA:你敢不敢 說恨我像愛我一樣

Marc Marquez最後還是證明了自己依然是那個足以宰制比賽的王者,回歸的亞瑟。

今年的比賽中,Sachsenring與COTA這兩大分站的觀戰重點就是Marc Marquez的表現,而93號賽車帶給我們的結果都是獨走之後奪冠。這並不代表Marquez 的傷勢已經完全康復,而是代表著Marc Marquez在經歷過了一整年沒有騎車的空窗期之後,再度回歸到有利於自己的賽道並不只是「表現好」而已,而是直接統治比賽,這也讓2022年的賽季更加令人期待。

Marc Marquez在COTA的比賽相當重要,從第一圈到第五圈,很明顯感受到Marquez並沒有刻意的帶速度,我個人的猜測戰略是如果前五圈Fabio Quratararo或是Pecco從後方超車並且進行攻防戰,那Marquez就可以採取後方的緊咬觀察,一如他過去最擅長的在最後幾圈出手,利用管理好的胎肉進行突進,直接讓對手沒有招架之力。第二種可能是觀察後方有沒有其他車手跳出來當程咬金,拖住Fabio與Pecco往前追近的速度,這也真的出現了,那個人叫Jorge Martin,但最後並沒有成功。而如果前五圈的狀況是後方想咬住都很勉強的狀態時,Marquez在第六圈之後開始推進速度,並且朝向獨走完賽的戰術作執行。

當然這都是我的馬後炮,看到Marquez在美國的表現,你還是不得不佩服這位八屆世界冠軍在身體有傷的狀態下依然有著完美的策略執行能力。

而今年無緣衛冕的Marquez,能證明自己的王者回歸還是被長江後浪發起挑戰,接下來的義大利、葡萄牙以及西班牙主場的表現就可以看出未來Marquez的走向。

另外就是RC213V也總算在今年的測試會中帶來一些新東西,我們已經受夠每年看著Marquez騎的好就以為車子不用改一樣的RC213V,這對HONDA而言絕對會是好事。


DUCATI:這場雨不知從何開始 真實 是你接近我的清醒

DUCATI廠隊在COTA之後,大概心知肚明今年對Panigale 工廠而言依然、又是、再度的是個亞軍年,萬年亞的角色讓我想到了最近幾年的中信兄… …

但並不是Pecco Bagnaia不夠好,而是Fabio Quartararo強的太可怕。

Pecco在季中的不穩定也是直接導致今年奪冠處在劣勢的最大原因,畢竟在疫情肆虐的這兩年賽季中,我們都不斷的強調「誰能穩定拿績分誰就是贏家」,這點在去年的SUZUKI與Joan Mir已經完美的證明了這個事實。

Miller應該會是DUCATI失望的點,但今年的截至目前為止排在年度第四,拿下149分的成績對於Jack Miller而言真的不差,只是DUCATI對於這位澳洲車手抱著更大的希望就是了。

另外,Zarco與Martin的表現雙雙都展現出了這幾年Pramac 歐中之歐的手氣,Avintia的車隊裡,顯然Bastianini的適應性要比Luca Marini高,但這不意外。把時間拉回到過去Marini的Moto2生涯中,Luca Marini也是在Moto2掙扎了一些時間之後才如同開竅一般的覺醒,對於Desmosedici GP而言, Marini要學的還有很多,但有VR46車隊的庇護之下,他的學習時間應該很充裕。


SUZUKI:愛過了 就不遺憾 有什麼 好遺憾

SUZUKI今年在剩下的分站當中最希望的大概會是一座分站冠軍。

很難想像連續兩年的SUZUKI都可以用這種無冕王的戰術一路咬到季末,Jan Mir甚至還排在年度第三的位置,除了自身的穩定輸出之外,運氣之好也是不可或缺。

SUZUKI的問題在於GSX-RR很強,但還不夠強,Mir與Rins很強,但隔壁棚的Pecco與Fabio又更穩定一些,去年因為Fabio Quartararo的自爆讓一步一腳印的Joan Mir可以在季末攻頂,但今年Quartararo學乖了之後,就算是強如Pecco之輩也只能俯首稱臣,SUZUKI在拿下世界冠軍之後在GSX-RR的調動上幅度並不大,想繼續再次複製去年的做法來穩中求穩,

合情合理。


KTM:敬長大以前存的快樂 足夠讓心繼續勇敢著

沒有要當明燈的意思。

但我認為Brad Binder會比Oliveira要更為吃重未來在KTM的角色,即便Oliveira我還是相當看好,但Brad Binder進到MotoGP級別之後的表現並沒有太嚴重的水土不服,而在熟悉了RC16之後更是有穩定拿分且完賽率高的特色,相較起在賽季中期火熱狀態現在卻一路低迷的Oliveira,Brad Binder則是持續的穩定拿分,這對於明年以世界冠軍為目標的KTM而言,Binder的穩定度跟成長絕對會是一大戰力。

當然,我更期待的是明年的老吳 Raul Fernandez.


APRILIA:我要用力飛 不管有多遠 超越了極限 挑戰的冒險

Maverick Vinales會不會是APRILIA的The Answer?未來我不知道,但目前的答案是肯定的。

我的意思是,APRILIA需要的是一個一級戰力的車手可以帶來的調整與改良方向,當然這並不是說Espargaro的方向不對,而是Espargaro無論在年紀與過去的騎乘資歷,即便有實力但也難以擠身一級列強之林,這是不爭的事實。

當然,騎到CRT時代的那種爛車我也只能幫他掬一把同情淚。

RS-GP在Dovizioso的客串測試之後得到了一定幅度的進步,整體來說這輛賽車依然需要開發方向的確定以及一個現成的SSR車手。所以簽下Vinales來取代不確定因素太多的Dovizioso,這筆交易到目前來說,還算可以理解。

但 Dean Berta Vinales在SSP300的事故不僅讓賽到安全疑慮風雲再起,Vinales在COTA的缺席也讓人感到可惜。

我是相當希望看到Vinales在COTA上能拿出什麼速度,基本上以今年來看,接下來的Misano、Portimao以及Valencia對Vinales的目標設定來說應該都會盡可能的以適應車輛,能進前十就算賺到的方式來做設定才對。

畢竟APRILIA的重點會放在明年擁有Espargaro與Vinales兩位前SUZUKI隊友的完整賽季上。所以在接下來的分站中,我們要看的是Vinales與Espargaro之間的差距,以及在起跑掉位問題的改善程度。

如果Vinales有辦法改善過去YAMAHA時代的起跑掉位問題,那Vinales的成績就可以穩定輸出(編按:一方面也可以嘴起跑問題是YAMAHA的賽車毛病(誤)),以Vinales的資歷與年紀,在APRILIA陣營的一兩個賽季中如果能夠起飛,基本上他還是有一定的市場經濟價值,就是會是YAMAHA棄將的復仇?慢熱的天才?還是一個會騎車的麻煩人物呢?

太壞嗎?

不,闈場內就是需要一些血流成河的話題。

TC

不甘於成為社畜的失控不良編輯

相關新聞